站内搜索: 类别选择: 热门搜索: 俞氏谱局   安氏谱局   专业修谱公司   云码宗谱软件
寻根联宜
所在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寻根联宜
中华民族和炎黄子孙不能划等号:为何媒体曾禁止使用“炎黄子孙”
类别:寻根联宜 浏览次数:1169次 发布时间:2016-06-08 10:50 评论交流

 

本月(4月)1日,一部名为《轩辕大帝》的电影正式上映。

很久没有看到以轩辕(黄帝)为题材的影视作品了,而近传一部以黄帝为主角的电视剧未拍先火,遭到广大网友的抵制。可见,关于咱们炎黄老祖宗的作品,不是那么好拍的,搞不好就要“火”。

电影海报说它是“国内首部”,其实是不对的,黄帝并非首度进入影视作品,早在90年代,就有两部反映炎、黄二帝事迹的影视作品,在当时“炎黄热”的背景下推出,并且是各方重点支持的重点主旋律作品。然而不幸的是,它们却均遭到停播的命运。为此,中宣部等部门还下文,要求媒体不得使用“炎黄子孙”的称谓。这是怎么回事呢?我们今天来聊聊炎黄子孙的话题——

中华民族和炎黄子孙不能划等号:为何媒体曾禁止使用“炎黄子孙”(电影《轩辕大帝》海报)

(一)事件回顾:强烈抗议!《炎黄二帝》遭到停播

1997年春节期间,中央电视台一频道推出了14集电视连续剧《炎黄二帝》。

该剧以五千年前的传说时代为舞台,以汉民族的始祖炎帝和黄帝为中心展开,把炎黄二帝塑造成慈祥、正义的君子,是给人类带来文明的智慧的化身,而作为炎黄对立一方的“九黎·三苗”部落首领蚩尤,则被描写成一个愚昧、残暴,给人类降临灾难的恶魔。这部电视剧是由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中共河南省委宣传部、河南省广播电视厅组织创作的重点节目,在电视剧播出的同时,中国文联主办的《文艺报》在用整版篇幅进行了宣传,刊载了时任广播电视部部长孙家正等领导与专家撰写的评论文章,对电视剧进行了高度评价。

然而,电视剧播出后,围绕剧中反面角色——蚩尤的描写和评价问题,引起了苗族知识分子们的异议和不满。他们指出,蚩尤作为苗族的祖先,也是中华文明的缔造者之一,而在《炎黄二帝》中,对于蚩尤的丑化描写以及部分汉族学者对于蚩尤的评价,明显是把蚩尤剔除在“中华文明”的缔造者以外,事实上否定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起源的观点,“其结果必然导致人为地割裂一体的中华文明,有意识地在中华文明里播撒下互相排斥的种子,伤害参与创造中华文明各民族的民族感情,损害中华民族的团结。”他们认为:“电视剧《炎黄二帝》播映后所产生的离心力,可能会逐渐加大,不满情绪将会蔓延……”

在第八届全国人大会议上,苗族代表就电视剧《炎黄二帝》问题,除上书中央以外,还以代表提案的方式,在对“炎黄子孙”的提法提出质疑的同时,指出该电视剧对蚩尤形象的描写严重伤害了少数民族的民族感情,影响了民族之间的团结。

这一事件最终引起高层的注意,同年5月,广播电视部总编室给二位苗族代表复函,全文如下:

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龙明伍、张明达同志:

你们就电视连续剧《炎黄二帝》给丁关根同志(笔者注: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宣传部部长)的信,关根同志和中宣部有关领导十分重视,将此信批转我部处理。孙家正部长立即作了批示,要求我室根据中宣办的有关通知精神再次向电台、电视台打招呼,今后不要使用“炎黄子孙”的提法,不再重播《炎黄二帝》,同时加强民族团结的正面宣传。

我室已及时将此精神向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 中央电视台作了传达,并用“通报”的形式传达到全国各广播电视厅(局)、电台、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已做出不再重播《炎黄二帝》的决定。

民族问题是个十分严肃和重要的问题。民族团结关系到国家的长治久安和各民族的长远利益。我们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民族团结,坚决维护和贯彻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加强民族团结的正面宣传。

你们对《炎黄二帝》所提的意见是中肯的,对我们的工作很有启发和帮助。感谢你们对于广播影视事业的关心,并希望今后对广播影视的工作多提宝贵意见。

广播电影电视总编室

一九九七年五月二十一日

抄报:丁关根同志、徐光春同志、孙家正部长

这样,在以贵州苗学会的苗族知识分子们为主体的少数民族社会发起的集体抗议行动下,电视连续剧《炎黄二帝》没有再重播。值得注意的是,文件明文宣布,今后在官方媒体上不再使用“炎黄子孙”的提法

(二)再次抗议!《釜山大结盟》又遭禁播

然而,这份文件似乎并没有起到约束的作用,因为紧接着在1999年又发生了苗族知识群体对于电视连续剧《釜山大结盟》的抗议事件。

1999 年5月到6月间,湖南电视台播放了由河南新华分社等单位合拍的20 集电视连续剧《釜山大结盟》。该剧和《炎黄二帝》一样,同样是以远古时代有关在炎帝、黄帝、蚩尤之间发生的阪泉之战和涿鹿之战为题材。剧中对蚩尤的丑化描写,与《炎黄二帝》如出一辙,并且还安排了“大苗”“二苗”“三苗”与蚩尤一道,去侵犯炎帝、黄帝的剧情,以此暗示蚩尤与“三苗”之间的关系。

这部电视剧刚刚播出,就遭到强烈抗议,三大方言的苗族知识分子们首次集合在一起,以“全国各界苗族人士及蚩尤族团平反委员会联合抗议”的署名形式,向全国发出了公开的抗议书。

抗议书中指出,《釜山大结盟》中对苗族先民蚩尤的丑化,是“试图挑拨民族关系,诱发民族仇恨,扼杀民族精神”。进而对汉族社会中“民族不平等”的现象,进行了辛辣的批判,现将该抗议书一段内容节选如下:

《釜山大结盟》一剧中对中华民族始祖的丑化,对苗族始祖及其先民的丑化,有关部门竟然不干涉,任其泛滥,广大苗族同胞感到迷惑不解。为什么在民族团结、民族共同繁荣、民族平等这一新型民族关系时期出现歧视、侮辱、侵犯苗族人权的行为。《釜山大结盟》的播放说明,苗族先民被歧视、被否定、被抹杀现象在一些领域仍然严重存在,如现行中学义务教育初中历史教材原始社会部分对蚩尤族团的伟大历史贡献一点也没有提及,教育中华民族子孙一书《上下五千年》的作者们对蚩尤族团也采取否定丑化的态度……。

有关部门允许《釜山大结盟》剧的编导与播放,是新时期丑化中华民族始祖、丑化侮辱苗族,试图从精神领域扼杀苗族的集中体现,是引发民族仇恨的导火线!允许该片播放的有关部门,无视“中华民族一律平等”这一新时期的原则,无视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历史是由各民族共同缔造的这一历史真实,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条‘禁止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行为……

在这封充满了火药味的抗议书中,可以看到,苗族知识群体们对于“炎黄热”中不断出现的“褒炎黄、贬蚩尤”的现象的反感,不仅把对电视剧的指责提到“侵犯苗族人权”“破坏民族团结”等政治高度,并且对于在其他领域如教育中存在的苗族先民“被抹杀”的现象也表现出强烈的不满。

在来自苗族社会的强烈抵制下,《釜山大结盟》一片在放映途中就很快被迫停播。

上述在宣传“炎黄子孙”活动过程中出现的围绕蚩尤评价所引发的不满以至抗议活动,究竟是在什么背景之下产生的呢?有必要回顾一下自20 世纪90年代以后,几乎是同一时期出现的汉族社会中的 “炎黄热”,以及在苗族社会中“蚩尤热”的情况。

(三)“炎黄”“蚩尤”起纷争

从90年代初期开始,国内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全国性的“爱国主义教育”运动。在这次政治运动中,与过去强调“中华民族”不同的是,形成于20世纪初期,但是新中国成立以后长期在意识形态领域被封存的“炎黄子孙”的口号又被重提,并成为这次运动展开的重要内容之一。从此,在中国和世界华人社会中,就开始出现了经久不衰,延续至今的“炎黄热”。

1991年4月,在北京成立了“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在名义上它只是一个民间社团组织,但担任该会会长的,先后有周谷成、萧克、费孝通、程思远等。这些人是我国政坛上属于“国家级”的领导人物,而且在我国的官方意识形态领域和学术界(如周谷成、费孝通等)也有着重要的影响力。

学会成立以后,在内地及港、澳地区举行了多次以“炎黄二帝”为主题的学术讨论会,并积极参与支持各地方对炎帝和黄帝的“公祭”活动或以“炎黄”为主题的各种文化活动,成为推动近年来大陆各地兴起的“炎黄热”的最为重要的中坚力量。

2000年8月,为配合奥运申办,经国务院的批准,由外交部、公安部、体育总局、交通部、中国侨联和国家旅游局共同主办,举办了空前规模的“普天炎黄贺千年”的活动,在全国范围内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进行了多路“中华炎黄圣火”的点火和传递活动。由此可以看出,90年代以后在我国兴起的“炎黄热”,事实上是得到了国家及各级政府部门的鼎力支持的。

然而,几乎与汉族社会中的“炎黄热”同一时期,在我国南方少数民族中的苗族社会中却兴起了奉传说中与炎帝黄帝处于对立面的蚩尤为民族共祖的“蚩尤热”活动,并进而与“炎黄热”言说之间纠葛不断。

中华民族和炎黄子孙不能划等号:为何媒体曾禁止使用“炎黄子孙”(电影海报中的蚩尤形象)

1994年年初,在传说古代炎黄联盟与蚩尤发生了“涿鹿大战”地点的河北省涿鹿县,当地政府决定利用当时正在兴起的“炎黄热”,计划在该地塑造“炎黄像”,修建“炎黄城”,以此作为开发旅游经济的招牌。当时在南京军区任职的苗族老将军陈靖获悉这一消息后,当即给当地县委县政府领导写去一封长信,对此表示反对。在信中,陈靖针对近年来的“炎黄热”,警告这样做只能在少数民族中产生离心倾向,明确地表明了他对建造“炎黄城”以及“炎黄像”的反对立场,进而建议在涿鹿县修建一个纪念炎帝、黄帝以及蚩尤这三位“祖先”的塑像或建筑物,认为此举才将有利于“中华民族”的凝聚力的增强。针对近年来在汉族社会中兴起的“炎黄热”问题,陈在信中写到:

最近四、五年,由于某些人与个别领导者,只顾眼前的一时需要,孤立地、片面地搞一种所谓的“炎黄热”,而忽视了其他五十几个民族,无意中种下了民族不睦的种子。当前至少在十几个少数民族中,正在生长着离心力。我们在中、下层(也有少数上层)里常常听到这样的表白说:“我们不是炎黄子孙”、“那些搞炎黄热的人,不知居心何在?……”据说有好几个民族的负责人,已经向中央部门,甚至向中央领导直呈意见。

给涿鹿县领导去信后,陈靖又以一个“苗族红军老战士”的名义,就蚩尤问题分别致信当时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著名的马列主义理论家胡绳,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中华炎黄研究会执行会长萧克将军等及相关机构。在这些信中,他充分利用近年苗学研究中的成果,阐述了“蚩尤”“九黎”以及“三苗”与苗族之间的渊源关系,并通过对汉民族形成过程的追溯,认为“蚩尤既是苗族的始祖,也是汉族的始祖”,批驳了王朝时代以至于民国年间汉文化的“正统观念”将蚩尤打入另册的做法。要求为被视为“苗族最高祖先”的蚩尤“正名”和“平反”,并且将蚩尤和炎黄一道树立为中华民族的共同祖先。

陈靖在信中指出的在南方十几个少数民族中产生“离心”倾向的警告,涉及我国政治生活中最为敏感的民族问题,也不得不引起政府的注意。在收到陈靖的来信后,涿鹿县政府很快取消了原来的计划,重新拟定了建立蚩尤、炎帝、黄帝的“三祖堂”的方案。

(四)“乱神”蚩尤也是中华始祖

苗族是一支广泛分布于我国南方各省及东南亚地区的民族集团。据2000 年的人口统计,中国境内的苗族人口共有890万余人,在56个民族中居第5位。

在少数民族社会“民族意识”普遍高涨的背景下,各地苗族社会的知识分子也以不同的方式展开了增强民族归属意识的活动。1991年,在“贵州省苗学会第三次学术年会暨国际苗学研讨会”上,来自三大方言区的苗族知识分子汇聚一堂,确认了奉蚩尤为苗族共同祖先的意向。以此为契机,从1995年开始,在各地苗学会活动中,不约而同地掀起了一股“蚩尤热”的浪潮,纷纷从不同的角度论证蚩尤与苗族的关系。由中央民族大学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的青年苗族学者开设的《三苗网》中,还专门设立了以蚩尤问题为中心议题的“祭祖坛”,祭上蚩尤塑像,罗列了许多苗族学者(包括汉族学者)的有关蚩尤问题的论文研究资料,并且在其开设的“苗学论坛”留言板中,蚩尤问题也一直成为众所关心的议题之一。

中华民族和炎黄子孙不能划等号:为何媒体曾禁止使用“炎黄子孙”(蚩尤造像)

总的来说,苗族要求为蚩尤“平反”,肯定其在中国历史上作为“中华文明”的缔造者以及“中华民族”的创始人的地位。而在“炎黄热”中,有关方面对“炎黄子孙”大力宣传与弘扬,对处在炎黄对立面的蚩尤则基本上采取了一种漠视或者回避的态度。正是这种“褒炎黄,贬蚩尤”的现象引发了苗族社会知识分子们的不满。陈靖将军在致李瑞环的信中就指出:

自新中国成立以后,一大批过去被污蔑、歪曲的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如“闯贼”(明末李自成)、“拳匪”(义和团运动)、“洪逆”(太平天国的洪秀全)等都纷纷恢复了名誉,唯有上古传说中的人物蚩尤被打入“另册”,这无疑会招致奉蚩尤为祖先的少数民族社会的不满情绪。

正因如此,1995 年以后苗族社会兴起的“蚩尤热”中,论证蚩尤对于中华文明的贡献,要求重新评价蚩尤在中国历史上地位问题就成为“苗学”研究的重要议题。

苗族学者要求为蚩尤“正名”和“平反”的呼声,也得到一些政府及部分汉族学者的响应。1995年9月,在涿鹿县政府的支持下, 在涿鹿召开了 “全国首届涿鹿炎黄蚩三祖文化学术研讨会”,会上肯定了蚩尤在历史上与炎帝、黄帝同为“中华始祖”的地位,会后还成立了名为“三祖文化研究会”的学术团体。1997 年,在涿鹿县建起了象征“中华民族”最早起源的“中华三祖堂”。在辉煌的殿堂内,“炎帝”“黄帝”“蚩尤”这三个代表了“中华民族”起源的祖先的塑像并列而坐。

中华民族和炎黄子孙不能划等号:为何媒体曾禁止使用“炎黄子孙”

(五)如何表现蚩尤,是电影《轩辕大帝》的最大看点

然而,在苗族社会和部分汉族学者及政府部门中树立“炎帝”“黄帝” “蚩尤”为中华民族的“三大始祖”的动向,在“炎黄热”中,只能算是一段小插曲。苗族社会为蚩尤“平反”的诉求,事实上一直受到外界有形无形的抵制。早在《炎黄二帝》播出前,一些学者在非公开的场合就提出了非议:苗族要求将自己的祖先树立为中华民族的开创者,中国有50多个少数民族,如果每个少数民族都提出同样的要求,那怎么办?90 年代后期先后播出的电视剧《炎黄二帝》和《釜山大结盟》中对于蚩尤这一人物的丑化,事实上也是汉族社会这种不满情绪的一种公开反映。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我们在观影时,当影片中出现黄帝和蚩尤时,我们应了解,他们背后的故事还有那么多!如何表现这些人物形象,是有许多“讲究”的,而最大的看点是蚩尤(说明一下,我并非为电影做广告,这部电影我并没有看)。

影视剧属于艺术创作,对于一部反映民族始祖的电影,当它引起争论,甚至可能冒着被禁的风险时,人们关注的,显然不是它的艺术水平,而是历史对今天的投射。

我们需要知道的是,不管是炎黄还是蚩尤的子孙,我们都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我们共同生活在这块土地上,我们就应该和睦相处,共同创造美好的未来!

(本文参考了杨志强:《“蚩尤平反”与“炎黄子孙”——兼论近代以来中国国民整合的两条路线》,《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4期)

 

  •